您当前位置:中玻网 > 资讯中心  >  企业新闻  > 对话曹德旺:逆大部分国家化或不可避免 但大部分国家产业链短期无法和中国脱钩

中玻网官方公众号

微信扫码进行关注
随时随地手机看最新资讯动态

手机阅读

分享

对话曹德旺:逆大部分国家化或不可避免 但大部分国家产业链短期无法和中国脱钩

来源:新京报 2020/4/14 11:31:14

28183次浏览

中玻网

Img407390489.jpg

  核心观点:

  1.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不会在短期内得到恢复,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。在疫情后,要预防大部分国家经济进入大萧条的可能性,需求量可能也会大量减少。出口订单减少导致企业经营压力增加,解决企业的问题关键在订单上,也许不是在资金流上。

  2.疫情后,各国着手构建更单独、完整、安全的产业链会是一个趋势,会出现逆大部分国家化的阴影。不过,在短期内各个国家很难构造出单独的产业链和工业体系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也难以在短期内发生逆转性的变化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在短期内不会,也无法与中国脱钩。

  3.如果没有防疫物资等传统的制造业,我们也要严重依赖进口。中国必须应该有一个长期繁荣昌盛的传统产业,否则中国经济就无法实现单独自主。

  4.这次的危机是之前从未发生过的,我们首先要能够活下来,再求下一步的发展。现在不要在乎GDP增速多少,应该把国家安全、社会稳定作为首要目标。

  大部分国家疫情仍未迎来拐点时刻,面对严峻复杂的全部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,国家高层近期表示,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,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。

  疫情蔓延大部分国家,中国出口承压,从企业家角度看,要不要救企业,尤其是外贸出口的企业?新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,曹德旺认为,这一次中国企业遇到的危机和之前遇到的危机完全不一样,是外国受疫情影响订单减少导致企业经营压力增加,用什么方式救企业考验相关部的智慧。“相关部门在救助企业的时候一定要有针对性,同时还可以考虑普惠性的政策,比如取消企业在疫情期间的增值税、允许大企业免提折旧费等。”

  疫情不只改变着微观企业的命运,也在重构大部分国家经济政治的秩序。在曹德旺看来,疫后各国着手构建更单独、完整、安全的产业链会是一个趋势,或许逆大部分国家化的趋势不可避免,并终会成为定局。“但在短期内各个国家很难构造出单独的产业链和工业体系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也难以在短期内发生逆转性的变化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短期内不会,也无法和中国脱钩。”

  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来随着制造业成本的升高,出现了部分产业链转移到东南亚的现象。在曹德旺看来,中国必须应该有一个长期繁荣昌盛的传统产业,必须要留住这些企业,否则中国经济无法实现单独自主。

  当下大部分国家经济仍处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,曹德旺认为,此次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危机,是非常特别的,相信没有先例。“中国经济受进口和出口影响很大,一定要未雨绸缪。活下去是硬道理,我们首先要能够活下来,要高度重视粮食问题。”

  企业管理层要带头减薪

  新京报:近期福耀通过超短融入资金券融入资金4亿,以维持正常运营和发展。经过国内外疫情双重冲击,福耀能挺过去吗?

  曹德旺:疫情冲击,公司肯定会遭受很大的损失。但福耀的负债率一直很低,没有乱投入资金,我相信这次可以坚持过去。现在看,虽然疫情冲击,但我们一季度业绩还勉强。

  新京报:国内外疫情双重冲击对中国制造业影响多大?

  曹德旺:在国内疫情蔓延时,中国已经停产停工了两个月。现在海外疫情蔓延,我们要陪着全世界继续停产停工。大多数的制造业,尤其是外贸出口的制造业企业的日子会比较难过、难熬,有些企业甚至可能很难熬过去。现在很多企业面临着两难的局面——如果留住工人,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,工人的工资是一笔很大的支出。如果裁员,这些年一直招工难,等疫情恢复之后,可能就招不回来了。

  新京报:你对企业家有什么建议?

  曹德旺:企业家首先要自己有思路,要想办法自救、自保。适者生存,企业家一定要审时度势,及时调整自己的经营思路。根据市场的需要,如果要减薪,理层要带头减,如果要适当的裁员,那么一定要严格按照国家补偿标准,补偿给被遣散的员工。另外,企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现金流,只有充足的现金流才能保证企业未来重新正常运转起来。

  越是在困难的时刻,我们越要反思和总结,为什么我们的企业禁不起疫情的折腾?因为不少企业在这些年进行多元化投入资金,现金流本来就很紧张,很多企业经不起疫情的冲击,一下子就倒下了。我们要记住,企业家要对经手的钱树立高度的责任心,无论这钱是从银行借的,还是投入资金人投的,都叫钱,要无条件守护好。

  大部分国家产业链的恢复

  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

  新京报:出口是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,现在很多人在讨论如何救助企业,尤其是外贸出口的企业。对此,你怎么看?

  曹德旺:企业一旦倒闭,就很难再恢复起来了。中国的出口企业以中小企业为主,这些庞大的中小企业创造了中国大部分的汇入外部。如果可以话,还是应该给与企业一定的救助。

  但这一次中国企业遇到的危机和之前遇到的危机完全不一样,这就加大了救助企业的难度:一,现在大部分国家的供应链已经断掉了,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。疫情在大部分国家蔓延,海外市场的需求已萎缩,我们生产出来的东西卖给谁呢?从长远看,经过这次疫情,会有很多不起眼的小工厂倒下,但这些小工厂是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,一旦倒闭再重新建起来,就需要一个过程。因此,我相信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不会在短期内得到恢复,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。二,此次疫情重创大部分国家经济,各国相关部门为救市消耗了大量的财力。就像一个人生了大病,体能在受到破坏的同时,又增加了看病花钱的负担。在疫情后,要预防大部分国家经济进入大萧条的可能性,需求量可能也会大量减少。而且现在飞机停飞、很多卸货的码头工人回家,我们生产出来的东西往外运输也存在一定的困难。

  出口订单减少导致企业经营压力增加,解决企业的问题关键在订单上,也许不是在资金流上。单纯用给钱的方式解决不了企业当前订单需求下降的问题,相关部门在救助企业的时候一定要有针对性,这就需要我们的相关部门去深入的研究和思考。

  还有一些普惠性的政策也许可以考虑。在税收上,我们实行的是增值税制度,也就是说企业赔本的话也要交税,很多企业希望相关部门在疫情期间取消企业的增值税,减轻企业的亏损压力。此外,美国在2008年资金危机救助企业时,修改了会计法,类似方式我认为也可以借鉴。

  新京报:中国还有一个14亿人口的消费市场,转向内销能否成为外向型企业的出路?

  曹德旺:这个估计也有一定的难度。我们是有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,但我们大多数人的消费支出可能就是花钱买房子了。除了房子,可能大多数人平常真实的消费需求和支出并没有多少。而且疫情还没有真实过去,消费还会受到一定的影响。

  我们一定要警惕

  疫情后大部分国家产业链去中国化

  新京报:此次疫情暴露了大部分国家产业链太长的风险,疫情之后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是否会发生变化?

  曹德旺: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世界各国立足于大部分国家化并从中获益,每个国家的产业链都无法独善其身,必须嵌入到大部分国家的产业链中。但这次疫情之后,各国的不信任度将增加。相信各个国家会对产业链政策做出一定的调整,各国着手构建更单独、完整、安全的产业链会是一个趋势。在大部分国家产业链被简化的趋势下,会出现逆大部分国家化的阴影。或许逆大部分国家化的趋势不可避免,并终会成为定局,但逆大部分国家化会给各国巨大的伤害,对大部分国家经济也是巨大的灾难。

  新京报:现在很多人在讨论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是否会加速和中国脱钩?

  曹德旺:在疫情后,各国都想建立单独完整的产业链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会被简化。疫情后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会减少对中国的依赖,我们一定要警惕大部分国家产业链去中国化。

  不过,在短期内各个国家很难构造出单独的产业链和工业体系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也难以在短期内发生逆转性的变化。有的国家有构造单独产业链的能力,有的国家却没有这个能力。即使是美国、欧洲的发达国家,想要在疫后形成单独完整的产业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美国、欧洲很多发达国家一直实行去工业的政策,大力发展虚拟经济,现在看这些国家的工业化已经被去的差不多了,很多产业已经断代。如果要重新恢复制造业,形成单独的产业链体系,有很大的难度——是缺乏进行产业投入资金的人、缺高层。无论日本、韩国,还是欧美,很多制造业企业的二代不愿意接班经营工厂、做制造业,更愿意去做互联网、资金等虚拟经济;第二缺乏劳动力,去工业化导致年轻人去从事了资金、房地产等行业,制造业缺乏年轻的工人。在美国、欧洲,便宜的是电、天然气等能源资源,贵的就是劳工成本,发达国家的劳动成本高于中国。第三缺乏管理人员;第四缺乏资金。此外,工会制度的存在,劳资双方的紧张阻碍了美国、欧洲制造业发展,这一难题很难处理。这是因为两党竞选机制与竞选纲领是劳资关系紧张的主要根源,这一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。

  现在一些产业链往东南亚转移,但是现在的东南亚就像改变公开之初的中国一样,基础设施很差——道路很差导致交通物流不畅,水电的供应也经常不稳定,而且要到另外一个地区重新设立一个工厂要至少两三年的时间,这些都是企业要考虑到的成本。

  从中国的社会经济环境看,中国经过40多年的改变公开,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相互交叉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大部分国家供应链和产业链和中国脱钩的话,对双方都会带来巨大的伤害。而且,现在放眼全世界,从俄罗斯、日本、韩国,再到欧洲、美国,全世界只有我们勤劳的中国工人还在认真做事。

  因此,在短期内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很难找到替代中国的经济体或者解决办法,大部分国家产业链无法、不会与中国脱钩。同时,我们也必须反省,随着劳动力成本的升高、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,中国制造业的成本在上升,中国制造正在全部上失去原有的竞争力,出现了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的现象。

  制造业竞争力的下降,会引起国家竞争力的下降,这必须引起我们全体中国人的反省。

  没有传统制造业

  中国经济无法实现单独自主

  新京报:也有很多人认为,迁往东南亚地区的产业是低端制造业,不必留住这些低端企业和低端产业。

  曹德旺:中国工业化的基础本来就很差,这些企业都搬走了,我们还剩下什么呢?我认为,必须要留住这些企业,否则将来我们一定会后悔的。

  我们中国人、中国的企业太急功近利了,经常把产业分为高等和低端。在很多人眼里,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信息化是高等产业,制造业意味着廉价劳动力,是低端产业。但是这次疫情发生之后,一个N95防护用品在美国高达175美金,成为了高等产品。从这里我们可以总结出:天下只有低端品位的人,没有低端产业。

  通过这次疫情,我们也要反思,如果没有防疫物资等传统的制造业,我们也要严重依赖进口。中国必须应该有一个长期繁荣昌盛的传统产业,否则中国经济就无法实现单独自主。当然,在疫情后中国要建立起单独完备的工业体系,除了要重视传统制造业,还必须要掌握核心技术,没有核心技术,就不得不受制于国外的产业链。

  同时,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,如果没有基础的传统制造业产业,很多所谓的高等产业根本发展不起来。在我看来,互联网也好、芯片技术也好、大数据也好,这些技术或者工具可以提高经济运行和发展的效率。但是如果没有制造业,高等产业的发展根本无从谈起。就好像桌子上摆满了漂亮精致的刀叉,如果没有食物,这些刀叉用来做什么呢?只能是摆设而已。在国民经济中,各个产业谁也离不开谁,没有高等、低端之分,各个产业要协调发展,这样才能形成完备的工业体系。

  新京报:如何留住这些企业?

  曹德旺:过度的房地产投入资金导致银行的资金、劳工等资源都会流向房地产,推高了制造业的成本。不再盲目搞房地产,大批的劳动力、资金就剩下来了。

  这次危要是从未有过的

  我们首先要能活下来

  新京报:当前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,你忧虑什么?

  曹德旺:疫情之下,航班停飞、封国封城,全世界乱成了一锅粥——疫情完全打乱了大部分国家的秩序。正因为大部分国家供应链已经凌乱,疫情的破坏力才如此巨大。这一次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的危机,远远不是2008年资金危机可以类比的,这一次危机应该是从未有过的。

  中国经济受进口和出口影响很大,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当前面临的内外部形势非常严峻,一定要未雨绸缪。活下去是硬道理,我们首先要能够活下来,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,再求下一步的发展,再求好、求精。我们现在不要在乎GDP增速多少,应该把国家安全、社会稳定作为首要目标。

  我现在关心粮食问题。我是经历过粮食困难的人,知道饿肚子的滋味。虽然我们的主粮供给是充足的,但有关部门一定要高度重视粮食问题。现在很多国家都在禁止出口粮食,我们也应该珍惜每一粒粮食,同时应向三农倾斜资金,以防万一。

  新京报:谢谢你接受新京报的采访。

  曹德旺:我的这些意见不一定全部正确,但我不是为了我个人利益,全部都是为国家着想,我是替国家着急。

  我今年已经74岁了,我不知道我说这些话、做这些事情是不是自作多情。但我对这个国家很有感情,我认为,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,整个中国都应该倡导以国家利益为重。我们必须勒紧裤腰带,统一思想跟总书记走,渡过这次的难关。


版权说明:中玻网原创以及整合的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标明文章来源

免责申明:以上观点不代表“中玻网”立场,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中玻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中玻网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及应用建议。但因转载众多,或无法确认真正原始作者,故仅标明转载来源,如标错来源,涉及作品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0571-89938883,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或者删除处理,谢谢!

相关资讯推荐

查看更多 换一批